当前位置: 永盛彩票网  >> 法学专业  >> 刑法  >> 查看详情

刑法----浅论刑法中袭警罪设立的必要性

来源: 长沙中视澜庭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日期:2018-01-11 15:30:56  点击:196 
浅论刑法中袭警罪设立的必要性

一、目前我国袭警案件现状

当前我国刑事犯罪处于高发期,特别是近年来暴力犯罪案件增加,警察因公伤亡人数逐年增多,警察在执法中遭受不法侵害的案件不断发生并居高不下,袭警已成为当前影响公安工作和社会治安稳定的一个突出问题。目前我国袭警案件呈现三个明显特征:
警察职业是一种具有较高危险性的职业,警察的生命健康时刻面临着危险,而造成警察伤亡的主要原因是警察在执法时遭遇到暴力袭击。目前,我国的袭警事件逐年增加,警察在执法活动中的伤亡数字持续大幅上升,如果这种状况继续发展,最终必将影响整个社会的安全与稳定。

(一)袭警现象十分突出

据公安部统计,2001年全国有68名警察在执法活动中遭受暴力袭击英勇牺牲,3429名警察受伤;2002年全国75名警察在执法活动中遭受暴力袭击牺牲,3663人受伤;2003年全国有84名警察在执法活动中遭受暴力袭击牺牲,4000人受伤;2004年有48名警察在执法活动中遭受暴力袭击牺牲,3786人受伤;2005年全国有27名警察遭受暴力袭击牺牲,1932人受伤;2006年1月至3月,全国有7名警察遭受暴力袭击牺牲,106人受伤。可以说袭警行为造成警察“月月有牺牲,天天在流血”。

(二)袭警行为多种多样

据对发生的袭警事件进行研究,发现袭警行为人的袭警目的和动机多种多样,单纯以妨碍公务罪难以涵盖。根据袭警目的和动机,袭警行为可以划分以下几种:
1抗拒执法
一些普通的百姓包括犯罪嫌疑人在内,警察执法涉及其利益,或其亲朋、周围人的利益时,首先想到的是能否求情免罚,求情不成再设法抵抗,耍懒不奏效就冲撞警察,有的干脆恶语相加,暴力抗拒,严重妨碍了警察正当执法。
2.报复泄愤
警察在日常工作中,无论是查处案件,还是处理纠纷、纠正违章,其工作对象是人。这些人中既有因为违法犯罪而受到(或受过)法律制裁者,也有出于私欲对警察的某些调解或处罚不满意的人,他们当中不乏极端仇视公安机关及警察者,一旦有机会便会疯狂地实施各种报复,加害警察。
3公然挑衅
群众民主意识、维权意识的上升,是法制社会、文明社会的象征。但现实生活中,一些群众的民主意识和守法意识不是同比增强,而是反差增大。一些人形成蔑视权威、藐视法律的不良社会心态。
4盲从心理
主要是一些青少年受其生理和心理发展特点的限制,其对事物的认知程度及识别能力相对较低,在某一特定背景下,在法不责众、从众心理的驱使下,易受他人唆使,袭击警察。另外,还有无故殴打警察、对抗警察,竟也成了一些人“能力和胆量”的象征等。

(三)刑法在保护警察执法权方面未发挥应有作用

频频发生的袭警行为是我国现行刑事法律对此显得苍白无力的充分体现。在刑事法律苍白无力的背后,一方面反映了袭警行为人对国家权威、法律尊严的藐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作为法律最后救济手段的刑法由于其自身的滞后性以及自身存在的不足,不能完全适应新形势的变化,导致警察执法保障空洞的出现。
袭警行为是利益、价值、立法与现实的冲突。纵观大量袭警案例,袭击警察,故意阻碍警察依法执行职务是袭警行为的终极目的。我们可以发现一些群众一旦遇到自己利益受损失就直接采用暴力方式阻碍警察执法;或者因为违法犯罪遭到警察打击处理后伺机报复。警察的本质是实施社会控制的工具,警察行为的发生都是为了维持一定的社会秩序。警务工作所固有的强制性特征决定了大量警务集中于干涉、禁止、强制和取缔性质的社会控制职能上,这也就决定了在和平时期警察是面对和承受暴力最多风险最大的职业群体。
警察与警察行为对象之间是管理与被管理、执法与被执法的关系,这本身就决定了二者之间存在对立甚至于对抗的矛盾,当矛盾失去控制,必然引发双方的冲突。由于警察的素质和执法水平有限而引发的冲突,则这种冲突往往表现为权力扩张、滥用权力造成对被管理者或被执法者的侵权,而警察行为对象可以通过投诉、行政复议、行政诉讼、国家赔偿等形式进行救济。但是当这种冲突是由于警察行为对象的素质、水平有限而引发的,则表现为警察被袭击,可以是以言语、棍棒甚至于刀枪对警察的精神、身体上甚而生命造成伤害。而此时的警察该如何得到救济、以何种途经进行救济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刑法作为国家最具强制力的法律,作为一个与犯罪作斗争的最重要的部门法,理应在保护警察执法权方面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理应对警察执行职务进行明确而有效的特殊保护,然而警察所面临和承受的职业风险和职业压力虽然要高于任何一种职业,却只能自己承担履行职务的高风险。因此,一方面袭警行为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另一方面致使警察在执行职务中不敢作为甚至于不愿意作为。由此,增设刑事立法袭警罪显得尤为必要而迫切。

二、刑法中设立袭警罪的意义

刑法应当对警察执法提供特殊的保护,应当增设袭警罪。事实上,这种特殊保护更是对警察执法权威乃至国家权威法律尊严的保护。

(一)袭警行为与警察执法权威

权威的本质要求服从。警察执法权威,是警察作为国家机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执行法律时不可或缺的权威。然而警察执法权威的承载者是警察,袭警行为的产生是警察执法权威在实施社会控制时引发的。当警察客体不服从警察执法权威时,就可能产生逃避、拒绝、阻碍甚至威胁、侵害警察执法权威的情况,而袭警行为就是不服从警察执法权威的极端形式,是对警察执法权威的公然挑战。袭警案件频发说明警察执法权威正受到严重挑战。

(二)维护国家秩序

警察执法权威与国家权威、法律尊严警察执法权威是国家权威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政治法律制度确定的,是警察组织限制、制约和规范警察客体的支配力量以及基于警察主体和警察行为的合理性而产生的影响力。法律是国家权威的象征,国家权威主要是通过法律的尊严体现的,众所周知,警察是国家法律的重要执行者,警察的执法行为正是在维护和体现着法律尊严和国家权威,法律尊严和国家权威在相当程度上是通过警察执法权威予以体现的。如果警察的执法行为遭到阻碍和侵害,表明国家法律的尊严乃至整个国家的权威受到挑衅和损害。一旦警察执法权威被公然挑战并受到损害,国家的法律就将面临无法执行、名存实亡的危险,整个社会就有可能陷入混乱无序的状态。如果连以强制力作为后盾的警察执法权威都受到威胁,其他执法机关和执法人员的权威又如何得到保证?如果这种挑衅经常性地发生,必然会影响社会的安全与稳定。因此以妨害警察执行公务为目的袭警行为,不仅是对警察执法权威的挑战,更是对整个国家的法律尊严的挑战。也就是说,维护警察执法权威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维护国家权威、法律尊严。

(三)从维护国家法律尊严

从近期各地发生的袭警及妨害警务类案件看,由于警力不足,区域协作不够,致使警察执法被阻,甚至被不法人员辱骂、围困、追打,有的时间长达数小时,这不仅使警察的人身权利遭受不法侵害,更重要的是,警察权威受到极大的挑衅。为保障警察依法进行警务活动,为了保护警察执行法律的权威,为了维护国家权威、法律尊严,袭警罪的设立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警察在人身方面无法得到应有的保护,国家权威必将随着警察被打事件的增多而最终丧失殆尽,我们社会的安全、公正就会丧失最基本的保护。对警察执法的保护是维护其所代表法律的尊严。在法制国家中,法律赋予警察权利,对违反国家法律的行为进行违法责任追究。也就是说,警察本身虽然是个人,但是,警察在执行公务时,他已经进入到法律程序,是受法律之命执行法律,代表着国家权威法律尊严。正因为如此,服从执行公务的警察并非服从个人,而是服从国家法律;反过来,对执行公务警察的蔑视、攻击,实际上就是蔑视法律威严。因此,对警察执法的保护不是维护警察本身,而是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有些专家学者认为警察的执法权威不能靠立法来确立,执法权威应该靠文明执法、严格执法来树立,执法形象不好,再严厉的刑罚也不会让人民尊重、犯罪分子惧怕。警察执法权威要靠文明执法、严格执法来树立,但并不排斥立法增设袭警,因为增设袭警罪也是保护警察执法权威的一个重要手段。警察是代表国家执法,享有履行法律赋予的权力和义务。警察负有法定职责上的特殊义务,保障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活动的正常进行是完成警察法定义务的必要条件,需要有特殊的法律保护。因此,刑法应当对警察执法提供特殊的保护,应当增设袭警罪。而事实上,这种特殊保护更是对国家法律和执法权威的保护。

三、增设袭警罪的构想

本人认为,必须将袭警行为完全脱离妨害公务罪的罪名框架,在坚持我国刑法法典化的一贯立法传统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刑法修正案增设袭警罪。

袭警罪的具体设定

关于袭警罪的具体设定,本人认为可以将现行《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四款“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的规定具体修正为“以暴力攻击或人身强制的方法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攻击或人身强制的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使用暴力致人民警察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定罪,从重处罚”。

袭警罪的构成要件

1袭警罪的主体。本罪主体是一般主体,是对警察命令或警察行为负有法定服从或协助的义务而违反并以暴力攻击或人身强制的方法阻碍警察依法执行职务的公民。
2袭警罪主观方面。主观上要有袭击警察的故意,以阻碍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和对警察进行人身伤害的目的,要求必须明知对方是警察,并且明知对方正在执行职务。
3袭警罪的客体。本罪的主要客体为警察代表国家依法执行的警务活动。次要客体为警察的人身权利。犯罪对象必须是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正式在编人民警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人民警察包括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监狱、劳动教养管理机关的人民警察和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的司法警察。凡是属于以上范畴内的人民警察,都是袭警罪的侵害对象。在实践中常见的情形:一是着制服的警察,要求警察必须表明自己在依法执行职务,不是其他个人行为;二是便衣警察,要求便衣警察必须亮明身份,出示警官证,并进行口头告知,同时也必须表明自己在依法执行职务,否则不能以本罪进行论处。由于协警人员既不具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且又不符合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执行行政执法职务的条件,本人认为不应将他们列入本罪的犯罪对象。
4袭警罪的客观要件。首先,袭警行为必须是阻碍警察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且这种行为达到足以阻碍警察依法执行职务的程度。如果暴力威胁程度较低不足以阻碍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则应当属于情节显著轻微的一般违法行为,不构成犯罪。其次,袭警的手段应指以暴力攻击或人身强制的方法,只能限于暴力袭击,表现为殴打、用凶器袭击警察,威胁警察生命健康的暴力行为,或捆绑、压制等人身强制行为。本人认为不应不适当地扩大袭警的外延,威胁、侮辱、诽谤等非暴力行为不能被作为袭警行为对待,因为这些非暴力行为算不上是袭击,不足以阻碍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只能对警察依法执行职务造成一定程度的干扰,其危害性远远没有达到袭警罪的危害程度,且这些非暴力行为在取证和认定上存在较大的难度。这里需要强调的是警察在执行职务时,必须具有合法性,如果该警务行为本身违法或者有程序错误,则该警务行为就不具有合法性,妨害这种不具合法性的警务行为就不能以本罪进行论处。依照现有有关法律规定和现实,本人认为应对下列暴力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以袭警罪追究刑事责任:采用殴打、使用凶器袭击等暴力攻击或捆绑、压制等人身强制方法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伤害人民警察致轻微伤的;为逃避检查、处罚,驾驶机动车辆强行拖、撞人民警察,或者使用非机动车拖、撞人民警察致轻微伤的;采用殴打人民警察或对人民警察进行人身强制,造成群众围观、交通阻塞等恶劣影响的;暴力抗拒人民警察执法,致人民警察轻伤重伤、死亡的。

袭警罪的处罚

1对造成轻伤及轻伤以下结果袭警犯罪行为的法定刑的设置。我国现行《刑法》所设置的有期徒刑法定最高刑分为一年、二年、三年、五年、七年、十年及十五年七个档次,对妨害公务罪规定的法定最高刑为三年有期徒刑,属于中等偏轻的范围。如果将其做为袭警罪的法定最高刑难以体现对袭警犯罪行为的严惩意图和对人民警察执法权威的特殊保护,难以实现罪责刑的相适应。而且从故意伤害罪的法定刑来看,造成轻伤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罚一般适用于造成轻伤以下结果以及某些重伤结果的情形。因此本人认为造成轻伤及轻伤以下结果袭警罪的法定最高刑应设置为五年。
2对造成重伤及重伤以上结果袭警犯罪行为的法定刑的设置。暴力抗拒警察执法,致警察重伤、死亡的行为在危害性质上严重于一般的故意伤害行为或者故意杀人行为,因此在量刑上应以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从重处罚追究其刑事责任,以体现其伤害和杀人的对象的法律身份与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罪的行为对象的纯自然人身份从属性上区分开来。

结论

总之,袭警这种性质非常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的犯罪行为,应该纳入刑法调整的范围并予以突出表现。在我国《刑法》中增设袭警罪可以完善我国刑法体系,使袭警行为在刑罚适用上罪当其罚,可以加大法律对于不法势力和不法分子的威慑作用,保护警察执法权威和权益,最终更好地保护公民权。
 
 
 

相关文章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