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盛彩票网  >> 社科文学专业  >> 当代文学  >> 查看详情

当代文学----基于存在主义哲学视野中臧利敏的诗歌创作

来源: 长沙中视澜庭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日期:2018-01-11 16:51:00  点击:117 
分享:
当代文学----基于存在主义哲学视野中臧利敏的诗歌创作

当代文学----基于存在主义哲学视野中臧利敏的诗歌创作

点击次数:117
发布时间:2018-01-11 16:51:00
文章描述

您若需要更全面指导,咨询请加QQ:157677920(张老师)2593328532(李老师),微信(电话同号):17051272921。
 存在主义哲学对时间极度关注,存在主义学者热衷在时间中探求人的存在特征。海德格尔认为时间构成了人的实体或存在,自我存在最主要的特征之一就是它的时间性,“自我的存在处于时间中,它瞬息万变,没有任何质的稳定性。它的过去已归泡影,当下刹那即逝,而未来则渺茫而不可预知。并且,死亡随时可以到来,因而它是一个‘虚无’”。而诗人们对时间也非常敏感,换句话说,时间与诗歌有着很深的机缘。在古代,中国诗人面对不断变化的自然界,体会着有时限的现实人生,很自然地将对自然、世事的很多感悟凝聚于时间上,因万物而发乎内心的有关时间流逝、感怀忆岁的慨叹极其普遍,时间从而成为中国诗歌里重要的表现主题。此类诗句不胜枚举,例如:“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古诗十九首》);“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曹操《短歌行》);“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浪淘沙》);“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陶渊明《禅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装”(苏轼《海棠》)。

  臧利敏的诗歌试图在瞬息万变的时间中寻求生命的存在与永恒,又不可避免地发现生命在时间面前的无力感,这使臧利敏的诗歌运行在一种命定论的抒写逻辑中:或悲欢离合、盛极必衰;或荣华正好,无常又到;或世事无常、浮生若梦。

  无声无息暗香浮动

  仿佛存在就是为了消失

  仿佛一生就是为了坠落的美丽

  ——《是槐花······》

  成熟的麦子全部走掉

  剩下这一片纯粹的麦茬

  终于知道在畅饮了饱满的幸福之后

  要独自承受瞬间失去的痛苦

  ——《麦茬地》

  二、自由选择中的“存在”

  在存在主义者看来,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根据和理由,人本身应该就是“虚无”的,正因为“虚无”,所以人应该进行绝对的“自由选择”,用自己的生存活动支撑和承担自己的“虚无”,因此“自由选择”、“重在行动”成为存在主义的另一重要特色。萨特曾说:“正是这种虚无才是行动意志的基础。”21就是说,人作为一个“自为”的存在,必须有意识地以“生存”去面对和担当。在对生存的承担中,进行绝对的自由选择,在行动中获取人存在的本质。萨特认为,除了自由,你与我都没有既定不变的“本质”,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那是你的自由;你要获得什么样的本质,那要看你怎样进行你的自由选择。萨特强调自由是存在主义的核心学说,无论人的处境多么恶劣,意识总是自由的,思想总是由自己支配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选择行为走向,并在这个自由的选择中找寻和接近“存在”。

  臧利敏的诗与她的生活具有精神上的同构关系,在诗歌中,臧利敏表现了三种情结:乡土情结、田园情结和童心情结。在诗中,她表达了对乡土人情的怀念,对自然田园的喜爱,对孩童们纯真心灵的向往以及诗歌在自己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性。这三大情结是诗人在时间与空间的维度中书写虚无感和无力感时找到的通往生命存在的密钥,她用自己的自由行动与意志去勇敢地面对和担当人生中的痛苦。

  臧利敏的作品在细致的生命体验中将人与生命意识的关注表现得真实可感,无论是感觉的触角还是诗思的睿智,作为一名新世纪带有存在主义色彩的诗人,她在对时间与空间的书写中以缄默而真挚、宁静而淡泊的品格展示了其诗歌丰富的思想内涵,揭示了人生的苦痛和生存的艰难,并在感受生命的孤独和虚无之后,自觉地寻找从虚无通往存在的秘密通道,那些倔强而坚强的诗行告诉我们生命的意义在于自由的选择:在对乡土的眷恋中体味质朴的人情,在对大自然的细腻感受中寻找一方田园净土,在对童年的往昔追忆中保持一颗童稚之心。在存在主义哲学视野下,臧利敏的诗歌体现了对个体的人文关怀,也完成了对生命的关照。

 

相关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