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盛彩票网  >> 公共管理专业  >> 行政管理  >> 查看详情

行政管理----试论当前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伦理秩序建构

来源: 长沙中视澜庭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日期:2018-01-11 16:00:34  点击:150 
分享:

您若需要更全面指导,咨询请加QQ:157677920(张老师)2593328532(李老师),微信(电话同号):17051272921。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作为当前对“怎样治理社会主义社会”这一全新社会形态的顶层设计,源于对中国社会结构的时代变迁、历史进程和未来走向的深刻认识和全面把握。如何科学理解这种顶层设计的本质、条件及其影响因子、功能机制、结构过程,并将这种顶层设计的国家意志植根于人民内心拥护和真诚信仰的心理认同、自觉行动和社会风尚,已成为当代中国国家治理所要面临的时代问题和历史使命。就理论探索而言,由于受研究者知识背景的转移性倾向和选择性偏好,以及对国家治理现代化所持的价值立场的影响,在构建何种国家治理秩序的问题上存在多种视域。基于此,本文将从伦理秩序的视角出发考量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价值目的和文化路径。通过强化国家治理的“伦理秩序”,寻找和打造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实际进程的力量、方式和渠道,不仅是一种理论范畴,更是一种分析框架。据此而言,国家治理的过程也是优化伦理运行机制、整合社会道德资源、有效建构社会伦理秩序的过程,建构或提供一种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治国家和民族文化精神的发展相适应的、有助于人民幸福生活的伦理秩序体系,是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应有之义。

  一、伦理秩序:国家治理的伦理逻辑

  从根本上说,国家治理是指一个国家有效形成一定社会秩序的过程。“秩序”作为国家治理的运行方式、动力机制和价值诉求,定位着国家治理的机制、目标、价值与形态,影响着国家治理可预测的发展空间。迷失了“秩序”将无法解读和践行国家治理的现代化。在此意义上,亨廷顿关于“人类可以无自由而有秩序,但不能无秩序而有自由”川的断言是有说服力的。“秩序”从其本意讲既可以理解为国家治理的过程,也可以表现为国家治理的结果,还可以解读为达成国家治理某一结果的一系列保障机制或手段。良好的秩序作为一切国家治理的基础,左右着一切有益于人类幸福生活的国家治理的文明水准。

  国家治理逻辑,即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基本要件、运行机制及其发展规律,它构成国家治理理论的基础。遵循现代国家治理逻辑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必然路径。依据国家治理的基本轮廓、操作工具与行为方式、保障法治与德治的协同共治,构成了现代国家治理的基本逻辑及其复线秩序图景。法治作为必要逻辑生成现代国家治理的法治秩序,德治作为充分逻辑培育现代国家治理的伦理秩序。遵循法治与德治协同共治的国家治理逻辑,既契合了以形成一定社会秩序为目的的国家治理功能,也表达了国家治理秩序的复线图景。其一,国家治理秩序的基础元素、构建机制或功能指向是有空间或结构维度的,没有一种超时空的、横贯一切社会领域的单向度的国家治理逻辑。单一的法治抑或德治难以满足现代化国家治理逻辑的需要和条件。其二,“国家治理”这一概念具有较大的理论张力与讨论空间,人们对于“何谓国家治理”可分为广义和狭义的解读。广义的国家治理与广义的国家含义相对应,指的是对全部社会领域的治理;狭义的国家治理则特指对国家相关部门机构执政行为和执政能力,即公权力的治理。如果说公权力的治理主要依赖于依法治国的方略建构法治秩序,那么,全部社会领域的治理,即广义的国家治理作为一个内涵深刻、外延宽泛的跨界命题,不仅依赖于依法治国的方略建构法治秩序,而且依赖于良善的社会风气和文明的公民素养建构一定的社会伦理秩序。法治秩序与伦理秩序“二秩一体”的秩序体系构成国家治理现代化社会秩序的基本框架。从政治哲学的角度来看,法治作为规则的“他律”之治,建构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必要秩序,以增大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力量强度;德治作为主体心灵的“自律”型塑,建构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充分秩序,以挖掘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意义深度。以“他律”为机制的法治秩序必须转换为以信念、意志、欲望、情感、习惯和本能等为“自律”机制的伦理(道德)秩序,才能充分发挥以平等性、自主性、能动性和权变性为特征的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价值功能。法治的功能来自其强制力,但法治功能的实现来自其被信仰。

  国家治理的法治秩序需要伦理秩序的支持。没有伦理秩序,国家治理的现代化就缺乏民众力量和精神动力的支撑和参与,就难以实现其持久进步的现代化目标。如果说法治秩序构成国家治理现代化社会秩序的硬秩序,那么,以社会舆论、内心信念和风俗习惯的力量、方式和渠道构建的伦理秩序则型塑国家治理现代化社会秩序的软秩序。其一,由于国家、政府、社会与公民关系的复杂性,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既是历史的、有条件的,也需要接受伦理道德的审视和研判。其二,“一个中央政府,不管它如何精明强干,也不能明察秋毫,不能依靠自己去了解一个大国生活的一切细节。它办不到这一点,因为这样的工作超过了人力之所及。当它要独立创造那么多发条并使它们发动的时候,其结果不是很不完美,就是徒劳无益地消耗自己的精力。; }z7因此,现代化的国家治理一定依赖于良善伦理秩序的支撑和补充。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现代国家治理建构的法治秩序与伦理秩序具有同质性和一致性。“如果法律是在‘应当是这样’的范围内运转,这里所说的‘应当是这样’就必须至少被认为是真正有绝对约束力的‘应当是这样’……法律要能是强制性的,只有在其强制性是以某种客观上是好的,即是说,某种道德上的理由为基础时才行。”闭因此,实现法治与德治的双重秩序走向互动秩序,是现代化国家治理秩序的理想逻辑。这种理想的社会秩序结构融合了自上而下治理、自我治理与合作式治理“三治协同”的力量、方式和渠道。

  伦理秩序作为国家治理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伦理秩序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现实;狭义的伦理秩序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目的的实现。前者是一种现实的伦理秩序,后者是一种应然的伦理秩序,即通过道德力量规范和调整基本伦理关系,从而实现国家治理的有序化和主体治理行为的规范化状态。本文主要侧重从“应然伦理秩序”的规范范式出发展开问题的讨论。

  伦理秩序作为国家治理的伦理逻辑,蕴含着国家治理的基本伦理关系、主流价值诉求及其善恶研判标准,并以社会舆论、内心信念和风俗习惯的力量、方式和渠道影响着国家治理的法治秩序;与法治秩序相契合,是伦理秩序形成及其正当性的生态维度。关于国家治理伦理秩序的考量需要多角度、分层次的演绎:从国家治理主体的角度看,国家治理的伦理秩序是指国家治理主体应遵循的一系列道德价值观念、道德行为规范和社会风尚习俗的总和,侧重对国家治理活动过程中人的行为善恶的道德评价;从国家治理目的的角度看,国家治理的伦理秩序是指国家治理的结果是否有利于人民生存和发展的道德评价,侧重对国家治理结果的善恶考量;从国家治理元问题的角度看,国家治理的伦理秩序是关于国家治理的伦理性拷问,包括关于国家治理的道德设计和愿景构思等一系列形上问题,诸如国家治理的人性论、价值观等;并以此作为理论基点来澄清和协调价值冲突,改善治理条件和规范框架,促进和引导国家治理体系自身的建设和完善。

  简而言之,伦理秩序是国家治理基本伦理关系的一种结构性存在,国家治理现代化过程也就是国家治理伦理秩序的建构过程。国家治理的伦理秩序探讨的是国家治理中治理行为、机制、层次、过程、目的及其结果所带来的或涉及到的一系列伦理关系、价值诉求和善恶观念问题。建构国家治理的伦理秩序,意在寻找和打造植根于社会舆论、内心信念和风俗习惯的力量、方式和渠道,以真正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实际进程。

  二、伦理秋序及其“治理”功能

  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伦理秩序,既是国家治理现代化基本伦理关系的结构性存在,也是优化和挖掘伦理秩序赋予国家治理的现代化“治理”功能。发挥蕴含于国家治理中的基本伦理关系、主流价值诉求及其善恶研判标准的伦理秩序功能,以聚合国家治理秩序的复线图景,则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文化机制。在当代中国,伦理秩序作为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内化力量和外化结构,发挥着坚持党的领导、保障法治建设、激发社会活力、实现人民幸福的“国家治理”功能。

  现代化的国家治理不仅需要建构现代化的法治体系和法治能力,也要塑造现代化的基本伦理关系和道德能力。传统国家统治和国家管理的基本伦理关系反映在公民与国家的关系上,视国家为统治或管理主体,视公民为统治或管理对象。现代国家治理则以多主体平等身份和多主体协同关系的建构为其基本伦理关系,这种基本伦理关系凸显了治理主体的平等性、治理行为的协同性和治理效果的惠民性。重构多主体平等、协同、惠民的伦理关系,蕴含着党的领导、政府主导、市场配置、社会活力和公民身份等在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的角色、职能、地位、责任和利益关系的再确认。

  首先,政府从以管理主体身份为主走向多主体协同中的主导性身份,既反映了政府在国家治理现代化中的理性定位,也规范了建构国家治理伦理秩序的必然走向。政府在国家治理基本伦理关系中所确认的是一种方向性和导向性作用,必将以协同一切可协同的力量进行有效的行政管理与行政服务。

  其次,通过市场机制这一“看不见的手”的“指挥棒”实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就为国人从传统的被管理对象走向直接参与国家治理的主体身份夯实了坚实的经济关系和利益基础。

  再次,释放和激发社会活力,从传统“维稳”的控制性秩序走向自治性秩序,实现“具有社会活力的和谐稳定”,是现代国家治理所蕴含和诉求的深层伦理关系。在这种伦理关系中,每个个体既享有权利又担当责任,形成的是基于自由、公平与效率基础上的新秩序,即具有社会创造力和活力的秩序。

相关文章

    暂无信息